氫氟酸中毒的處置
東元綜合醫院 急診科
尤雅正醫師/ 徐德福醫師/ 高翔醫師

  氫氟酸(Hydrofluoric acid, HF)自1931年量產以來,已廣泛用於玻璃蝕刻、除蛂B石油精煉、製革、洗染等工業及家庭中,而今日它已成為半導體工業,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料。氫氟酸可經由皮膚、呼吸道、黏膜、胃腸道等的接觸產生嚴重的嚴重的灼傷及中毒,高穿透性的氟離子,可與體內鈣、鎂陽離子結合,導致電解質嚴重不平衡。皮膚曝露、吸入、或口服中毒的病患,有可能產生嚴重的低血鈣及低血鎂,嚴重者可快速致死。

  對氫氟酸中毒病患的處置,可分為兩個層面,其一是處理其氫離子所產生的酸性灼傷,其二是處理其氟離子所產生的傷害。雖然氫氟酸與其他酸類的化學性質不盡相同,但初期的處置原則,仍比照一般強酸灼傷處置。而氟離子所產生的傷害,如未予以妥善治療,可能會有進行性的組織破壞,不可掉以輕心。有的病患初期可能沒有症狀,外表也無異常,疼痛可能延遲數小時,所以縱使病患沒有症狀,也應高度警覺。治療主要以鈣與鎂為主,皮膚塗抹葡萄糖酸鈣軟膏一般認為較施予鎂鹽有效,是局部治療的首選。至於全身性的治療,近來的研究顯示靜脈注射含鎂的鹽類如硫酸鎂,似乎比鈣鹽更有效。

現場及到醫院前之處置

  處理氫氟酸暴露與一般化學物質暴露類似,基本上在現場及到醫院前之處置非常重要,包括先除去污染的衣物、用大量的水沖洗患部至少30分鐘,再儘速送醫。此外對於皮膚接觸者初步處理後,可使用氟離子結合劑:葡萄糖酸鈣或氧化鎂鈣軟膏可塗抹於患部,須至少塗抹30分鐘以上,並繼續直到疼痛消除15分鐘以上才可停止。對於大面積的接觸,在送醫途中並可將患部浸泡在含鈣或鎂的溶液或乳膠中(文獻上有報導可將乳膠灌入手套中,再將受傷害的手戴入手套,以促進灼傷部位與乳膠的接觸)。對口服氫氟酸病患,不可以催吐,可給予牛奶、含鈣溶液、鈣片、含鎂胃乳等,以結合氟離子。若不幸潑到眼睛時,應立即沖水30分鐘以上,方法是自受傷眼的內側眼角向外沖洗,以避開另一隻好的眼睛。呼吸道吸入時,應先將病患移開污染源,防止繼續吸入,並維持呼吸道及給予100%氧氣。

到達醫院後之處置

  基本上是延續現場的治療,確認並完成所有的初步處置,同時評估傷害的範圍及深度及有無全身性中毒的現象。多數的輕度皮膚接觸病患,只要現場初步處置得宜且及早,到院後僅需進一步觀察和局部處置。但是嚴重的病患應給予心電圖、血清鈣、鎂、鉀離子監視(因可能在無預警之下,突發惡性心室心律不整導致心臟停止),並且施以氯化鈣或硫酸鎂靜脈注射。深度的皮膚傷害除了明顯的表皮變色及水泡或潰爛之外,頑固性的疼痛也要考慮是較嚴重的傷害。這些局部傷害,尚可使用局部浸潤注射、動脈灌注、及靜脈局部灌注等方法,將含鈣或鎂溶液灌注至局部組織中,以對抗氟離子所造成的毒性。以上特殊的治療在東元綜合醫院都有能力和經驗。局部浸潤注射的方法,可先以10%葡萄糖酸鈣加生理食鹽水稀釋至5%,再用現有最細的注射針頭,注入疼痛的部位,注射量不可過多,一般建議,每平方公分的皮膚應不要超過0.5ml,以免引起患肢的壞死。

  在某些動物實驗的研究中,指出使用酸鹼試紙可以用來判斷清水沖洗是否完全,但是多數的專家建議:疼痛還是最重要的指標,因為有可能皮膚或黏膜表層的酸鹼度已經是中性,可是深部的氟離子入侵並不能由酸鹼試紙來判定。最近數年以來,六氟靈沖洗液開始被半導體業者所採用;雖然較多的研究結果對六氟靈的效果持肯定態度,但依然有少數的研究結果對六氟靈的使用持較保守的態度。且到目前為止,所有相關的醫學教科書並沒有針對六氟靈的效果有過明確探討,故在臨床上治療氫氟酸中毒時,即使使用六氟靈,建議最好合併使用傳統療法,除非日後實證醫學對六氟靈的治療有更明確的研究結果。

本文經由台北榮民總醫院急診部高偉峰醫師、陽明大學急診醫學科李建賢教授及台北榮民總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審閱

東元綜合醫院 關心您

地址:30268 新竹縣竹北市縣政二路69號 電話:03-552-7000 信箱:service@tyh.com.tw